——走近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總經理韋忠義

 

人們經常將上海稱為中國的“紐約”,因為它是中國的經濟與金融中心,是一座現代化程度極高的國際化大都市。多年來,這座中國第一大城市的發展速度可謂是突飛猛進,而上海保安服務業正在緊跟著這座城市的前進步伐,一步步朝著法制化、職業化、規范化的方向努力發展。如今,2010年的世博會又一次將世界的眼光聚焦到了上海。這對于上海保安服務業來說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大機遇。上海保安人正在用自己過硬的素質、熟練的技能及良好的形象向世界“亮劍”。

在上海保安服務業的歷史進程中,成立于1985年的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它是上海保安服務業中的一艘巨輪,而如今這艘巨輪的掌舵人就是本期封面報道的主角——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總經理韋忠義。

韋忠義,1953年出生在上海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中,并不富裕的家庭環境使得他很早就開始學會了自立。20世紀70年代初,在全國上下一片紅的大背景下,剛初中畢業的他響應國家上山下鄉的號召,來到安徽生產建設兵團,在農村種了3個月的地后,由于表現優異,被調到了工廠工作。1975年,他從安徽回到上海,成為了一名人民警察,從小東門的戶籍民警到文保分局黨委書記、局長,一干就是30年。2005年,他又完成了一次角色的轉變,就任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總經理,成為了一名優秀的企業家。2009年上海市保安服務行業協會成立,他眾望所歸,當選第一屆會長。

韋忠義并不是一個喜歡張揚的人,他為人謙遜,做事低調。在他的辦公室中有這樣一幅字,足以體現他一貫的作風與心態,那就是“心平氣和”。“我一直都在盡力保持一顆平常心。”這是韋忠義在接受記者專訪時所說的最后一句話。

 

上山下鄉:

一次“鍛造”之旅

 

19703月,17歲的韋忠義剛初中畢業便與其他同齡人一起從上海來到了安徽宿松的生產建設兵團,加入到了上山下鄉的行列。當時中國正經歷著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洗禮,全國上下一片紅。196812月,毛澤東主席下達了“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無數“知識青年”聽從毛主席的指示,熱情高漲地投身到了農村的生產建設之中。在這樣一種背景下,年輕而又單純的韋忠義,毫不猶豫地離開了家,踏上了到安徽的“鍛造”之旅。其時國家有規定,即如果是家里的獨子可以不用上山下鄉,韋忠義恰恰符合這個條件,但是上海那年的情況比較特殊,用韋忠義的話說是“我們那兩屆是一片紅,所以一個都不能留”。

談到那一段經歷,韋忠義首先感受到的便是艱苦。的確,原本是在城市里長大的孩子,一下子到了農村,而又是處在那樣一個時代,整個中國的生活水平相對來說還比較低下,艱苦是避免不了的。

“住的是茅草房,吃的是雜糧。”韋忠義回憶道。他與其他上海知青第一天來到食堂時,只見食堂里有一個乒乓球臺大小的桌子,上面放著一個盛滿飯的大木盆,在看到了這么一大盆飯時,韋忠義心中暗自高興了起來。“當時感覺是,這里的條件還不錯嘛,有蛋炒飯吃。”因為他看到了木盆里的飯是“黃白”相間的,便誤以為是蛋炒飯,后來才知道,他所認為的“蛋”原來是玉米。這一頓飯是大米多玉米少,是當地人對他們的優待,以后便反過來了,玉米占多半,甚至全是玉米。而且當時的玉米與現在的不同,吃起來很硬,所以很不是滋味。

在農村,每天要做的就是種地。但是,那時他所在的宿松地區總是發大水,所以一半時間用來種地,一半時間是用來防洪的。而且防洪這一項工作是最艱苦的。據韋忠義回憶,防洪的工作主要是到堤壩上打木樁與抬土等。當時是4月份,天氣還比較冷,他上身穿著棉襖,下身穿著短褲,然后泡在水里,給人家扶木樁,這樣一站就是幾個小時。晚上收工后,人很疲憊,顧不上洗腳,倒頭便睡,但是到了半夜便會感到腳以及小腿像針刺一樣似的疼。到了第二天早上再洗腳的時候,發現腳上、小腿上的汗毛就都沒了。這主要是由于白天在河里打樁,腳上、小腿上沾滿了河里的泥,等到泥巴干了的時候便開始收縮,然后就把汗毛都給粘下來了。講到此,韋忠義苦笑了起來。

由于韋忠義的家庭條件并不是很好,父母都是工人,所以他很早就學會了自立,而且很能吃苦。“我在家里的時候,還是有一定的吃苦精神的。”就是憑借著這股能吃苦的精神,韋忠義很快便以自己優秀的表現當選為標兵。當時的“兵團報”對他有過這樣的報道,“如果這個人不開口講話已經看不出他是上海知青了。”因為當時韋忠義已經完全和當地人融合到了一起,他當時總是在外邊辛勤地工作,自己被曬得黝黑。而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生產建設兵團的工廠到農村來招人,準確地說是上調。當時給了韋忠義所在的團四個名額,原本這四個名額都是為干部子女準備的,但幸運的是正好空缺了一個,這樣作為標兵的他便被選上,上調到合肥的一家工廠工作。韋忠義告訴記者,當時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會上調,還單純地想自己要在這里干一輩子呢。三個月就被上調,這在當時是很罕見的,雖然有一定的運氣成分,但這并不影響他的優異表現。

到了工廠,韋忠義的表現依然突出,采購、供銷、看管倉庫,每一項工作他都能夠得心應手,且出色完成。后來工廠為了培養年輕人,將一批包括韋忠義在內的年輕人送出去學習技術,主要是學習模具的制作,在這些年輕人當中,韋忠義仍然是技術最好的。就這樣在工廠一直做到了1975年才離開。

這五年的經歷,讓年輕的韋忠義受益匪淺,雖然受過一些苦,但是這為他今后人生的成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再次回憶那段往事,韋忠義意味深長地說:“那五年是我一生中最苦的五年,同時也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味的五年,它讓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都有了很深刻的變化,使我得到了‘鍛造’。”

 

從警30年:

無怨無悔的選擇

 

19755月,韋忠義離開了安徽的工廠回到了他所熟悉的上海。回到上海后他便先到一家里弄加工廠做兒童玩具,這只是一份臨時性的過渡工作。那時候國家還處于計劃經濟時代,工作都是由國家分配的,結束知青生活后的韋忠義并不知道自己的將來究竟會做什么。當他與自己十分向往的工廠擦肩而過后,便“被”就業,成為了一名警察。

當時韋忠義所在地派出所的戶籍民警來看他,與他閑談,他自己并不知道,這次閑談其實就是對他所做的一次面試。沒過幾天他收到了公安局的錄取通知,懷著一種對公安工作的好奇便開始了自己的從警生涯。“當時覺得公安工作很神秘,而且很威風,便接受了這份工作。”韋忠義笑著對記者說。此后,韋忠義從最基層的戶籍民警做起,一步一個腳印地踏實做事,就這樣,先后擔任小南門派出所副所長、所長,市局經濟保衛處處長助理、副處長,經濟保衛總隊副總隊長,文化保衛分局副局長、黨委書記、局長。

在從事公安工作期間,韋忠義沒有放棄過學習的機會,利用業余時間先是拿到了高中文憑,接著又報考了公安專科學校,通過兩年的學習順利拿到了專科文憑。這兩年在公安專科學校的脫產學習使韋忠義的知識面得到了擴展,自身的素質得到了提高。有了大量知識的儲備,再加上一年年在實際工作中的不斷積累,韋忠義開始在偵破一些大案中顯示自己的才能。

20世紀90年代中期,國內發生了一起重大的珍珠騙稅案,涉及款項達90多億。這起案件驚動了有關中央領導并作出批示,由公安部牽頭,開始在相關省市開展破案工作。當時在市公安局經濟保衛總隊工作的韋忠義任上海專案組組長,在他的帶領下,經過一年多不懈努力,最終協助中央成功破獲了這起重大案件。由于出色的表現,韋忠義和他的專案組分別榮立了個人二等功和集體一等功。

韋忠義在文化保衛分局工作期間,國內發生了一起重大侵犯知識產權的案件——《辭海》盜版案,這一案件同樣得到了當時有關中央領導的批示,被全國“掃黃打非”辦列為“1號”案件。時任文化保衛分局副局長的韋忠義再一次成為了破獲案件的負責人,同樣是經過一年多的追查與偵辦,最終漂亮地破獲了這起涉及知識產權的大案。不僅將一系列犯罪嫌疑人全部抓獲,還將已經銷售出去的大量盜版《辭海》全部追回,為國家挽回了經濟損失。韋忠義所在的文保分局刑偵隊榮立了集體一等功。

這只是韋忠義辦過的眾多案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兩個,他告訴記者搞經濟案件并不像搞刑事案件那樣能夠產生很大的轟動性,如果把刑事案件比作“武”,那么經濟案件更多的是“文”,需要大量地查賬與翻閱資料等。

回看這三十年的從警經歷,太多的感情與感想交織在一起,有過榮譽也有過挫折,有過驕傲也有過愧疚。韋忠義告訴記者,三十年的難忘經歷中他最為重要的感受有三點。首先就是挑戰性。“警察畢竟是要辦案破案的,必須要找到合理的方式方法去分析案件的各種線索,而且還要與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從分析案件到把犯罪嫌疑人緝拿歸案,這一過程是有很大挑戰性的。”其次是對自身的約束明顯。“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我搞經濟案件,會有很多人向我求情或是送禮,如果我幫他了,我就會觸犯到法律,這就需要自己有很好的約束性,時時刻刻都要提醒自己。”最后就是對家庭的歉疚。“由于平時的工作非常忙,很少能照顧到家里,像我女兒經常埋怨說在她最需要父親的時候經常找不到人,所以我覺得自己對家庭有著太多的歉疚感。”

三十年的警務生涯給了韋忠義又一次“鍛造”自己的機會。盡管當初警察并不是韋忠義最想選擇的職業,而如今他對記者說:“如果下輩子還讓我選擇的話,我還會選擇當警察。”

 

 

赴任保安老總:

在摸索中做強企業

 

20055月,市公安局的一紙調令讓時任文保分局黨委書記、局長的韋忠義成為了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的總經理。

談起保安,韋忠義笑稱自己與保安還是有一定緣分的。因為他在經保總隊工作期間,通過調研后,曾向市局提出了要辦押運公司的想法。雖然結緣已早,但畢竟沒有管理過企業的韋忠義,在剛剛赴任時,還是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韋忠義說:“當時我對保安的了解和其他普通人一樣,只是簡單地認為保安就是看大門的,而對于企業管理更是一無所知。”接著他又笑了笑說道:“那時稅是什么我都搞不清,連一份簡單的財務報表都看不懂。”另外,當時上海保安服務總公司已經發展了20年,公司已經走過了“從無到有”的階段,擺在韋忠義面前的是如何使上海保安服務總公司實現“從有到優”的目標。這更讓韋忠義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擔子著實不輕。

面對壓力與責任,韋忠義并沒有退縮,而是迎難而上。“不懂可以學,可以慢慢摸索”,懷揣著這樣一種謙遜與勤學的精神,一方面,他自己買來大量有關企業管理的書籍,認真研讀,增強理論知識的學習。另一方面,他還經常到其它企業去考察,并與一些成功的企業家進行交流與探討,這些企業及企業家的范圍并不僅僅局限于保安服務行業內。另外,在實際的管理工作中韋忠義處處留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與機會,一點一滴地積累管理上的知識與經驗。例如,當公司的財務部門送來財務報表時,一些東西他看不懂,或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便會主動地向管理財務的人員虛心求教。就這樣,經過自己地不斷努力與認真鉆研,如今的韋忠義可以說已經是一位成功和稱職的保安企業老總了。但是韋忠義告訴記者,他并不一味地迷信各種企業管理制度,而是提倡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沒有一種制度能夠放之四海而皆準,我們經常講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究竟什么叫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呢?我看這是一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問題,我主張不管是什么制度,要和你的公司契合。”韋忠義認為,作為一個企業的管理者首先要了解公司的情況,只有這樣你才能根據客觀實際而制定相關的制度。

此外,韋忠義還特別注重人才的培養。他分析稱,現在上海保安服務業的發展并不能僅僅追求數量上的增長,而是要想方設法提高保安服務的質量。他認為,保安服務分為兩層含義,一層是保衛安全,這是最基本的,人家花錢來請保安,目的就是要保衛其安全;另一層就是服務,服務就是享受,在保衛安全的同時,還應想人所想,讓客戶在享受的過程中獲得安全。而這些都需要有一個素質較高的團隊,涉及到的是對人才的培養。

總之,在不斷摸索與學習的過程中,韋忠義漸漸地有了自己的一套管理企業的方法。他上任一開始便注重對年輕人的培養與提拔,先后將一批到了退休年齡的管理者調整了下去,給一些年輕的管理人才提供了廣闊的平臺,為公司將來的進一步發展與后續人才的儲備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06年,他又決定將原有的人防一、二、三部合而為一,成立人防分公司,這大大提高了人防業務的勤務效率,減少了內部分歧的出現。2007年,他將原綜合部撤銷,籌備成立業務拓展部。同時,使人防分公司進行了大隊整合,并在押運公司推行了條線兼顧的押運大隊建制。除了這些,他還對車輛管理、績效考核等制度做了符合實際且十分必要的改革。

在這位富有洞見的掌舵者的帶領下,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從2005年開始,便進入到了一個快速發展的新階段。2005年公司收購“寶航”;2006年押運公司下屬保管中心正式揭牌成立;2007年公司人防分公司成立機動護衛大隊(2009年發展成為特衛部),同年公司成立上海市保安職業技能學校并通過了ISO90012000質量管理體系認證。這些都是在韋忠義領導公司的過程中完成的。如今,他和他的保安隊伍正在積極“備戰”即將到來的世博會。

轉眼間,韋忠義在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總經理的位置上已經干了將近五年的時間,用他的話說“五年已經算是一屆任期了”。他還依然記得在他剛剛赴任時有人說過他只能維持企業當時現有的規模而已,而現在他不必回答與解釋什么,公司各個方面蒸蒸日上的發展以及利潤的逐年遞增,足可以說明一切。

 

履新保安服務行業協會會長:

助力上海保安服務業

 

20091月,上海市保安服務行業協會正式成立,韋忠義當選為第一屆會長。行業協會會長的角色,對于已經在保安服務業摸爬滾打了幾年的韋忠義來說,并不像他當初赴任保安老總時那樣倍感生疏。

韋忠義深知作為行業協會會長的主要職責,他告訴記者,“作為會長,最重要的就是要協助政府管理好整個行業。”對于上海市保安服務行業協會的成立,韋忠義期待已久。早在2007年韋忠義便想由上海市保安服務總公司牽頭成立一個行業協會,但是由于一些條件還不成熟,便就此作罷了。如今,夢想成為現實,韋忠義可以領導上海保安服務行業協會,為上海保安服務行業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了。

韋忠義對記者講,如今上海保安服務業的從業者有17萬之多,而其中只有不到7萬人是在由公安機關開辦的保安公司中工作。這樣使得上海市的保安服務業存在著很多不規范的地方,包括用工上的不規范、工作內容及工作標準上的不規范和培訓上的不規范。這些都需要一個行業自律組織來對其進行系統的規范與協調。韋忠義認為上海保安服務行業協會便是這樣一個組織,它通過各會員單位一起制定共同遵守的規章制度,履行行業自律的職責,彌補一些政府難以發揮的作用,以達到對上海保安服務業進行規范的目的。

上海市保安服務行業協會是嚴格按照《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和《上海市促進行業協會發展規定》的要求而組建的,現有會員單位32家。它主要具有四大職能即:服務、代表、自律、協調。在韋忠義擔任會長的一年時間里,協會開始逐步在這四項職能上大做文章。

在自律方面,協會成立后先后制定了多項規章制度,包括《財務制度》、《考勤、請休病假制度》、《檔案管理制度》等等。2009年的4月和8月,協會又先后召開了一屆二次和一屆三次理事會,重點討論了如何建立協會自律機制和行業規范的問題,并對《行規行約》(征求意見稿)的制定提出了積極的意見和建議。

在服務方面,由于在上海保安服務業的發展過程中存在著價格上的惡意競爭問題。協會成立后,由協會組織人員對保安服務市場的價格進行調研,提出了保安服務市場的指導價格,為各會員單位制定價格時提供了有益的參考。

在保安公司的日常運作中,各個會員單位經常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疑難問題,特別是經常會遇到一些有關法律的問題,不知如何解決。為此,協會用會費到律師事務所聘請了一位律師,作為各會員單位的法律顧問。律師每個星期都要來協會半天,與有問題的會員單位代表進行座談。讓韋忠義較為得意的是,這名法律顧問的聘請不僅為各會員單位提供服務,節約了成本,同時他也可以通過法律顧問及時掌握各會員單位存在的主要問題,以便為協會的工作提供指導。

另外,協會還專門調研并著手代表各會員單位,統一與保險公司就保險業務進行溝通與談判。由于以協會名義去購買保險,這樣一方面使得各會員單位的險種能夠得到統一,另一方面保險的費用也會相應下降,從而為各會員單位降低了成本。這既體現了協會的代表職能又體現了協會的服務職能。

最后在協調方面上,一些會員單位會因為相關業務的問題而出現矛盾,這在同行競爭中是難免的事情,尤其是在保安服務這樣一個特殊的行業中更是避免不了的。遇到這種情況,協會就會主動出面,對當事單位進行有效地調解,避免矛盾的進一步升級。

除以上這些外,在韋忠義的帶領下,上海保安服務行業協會還經常組織會員單位到其他先進的單位進行考察與學習以及積極配合《保安服務管理條例》的宣貫工作等。

雖然韋忠義在上海市保安服務行業協會會長的位置上只干了短短的一年時間,但是他的感慨頗多。在他眼中,協會還處在一種起步與建設的階段,在許多方面還不夠完善,一些問題還亟待解決。他希望協會在新的一年中能夠得到各會員單位及政府的理解與支持,從而使得協會能夠確確實實地發揮出行業協會的作用,助力上海保安服務業的發展。

 

對話韋忠義

 

記 者:上海世博會舉辦在即,這對于上海的保安服務業來說是一次重大的機遇,請問您將如何帶領公司利用好這次機遇?

 

韋忠義:這次世博會我們公司的目的很明確,主要就是塑造品牌,打造隊伍。首先,上海保安服務總公司是世博會的指定供應商,這就是我們的品牌,以后在市場競爭中這就可以增加我們的競爭力。其次,我們打造了一支高素質的團隊。為世博會提供的安全保衛服務人員,是有著很高的要求與標準的。現在在那里服務的都是年紀輕學歷高的人員,他們都是我公司以后的骨干。這次世博會,我主要是有這么兩個想法。

 

記 者:您一直提倡在市場中競爭,如今《保安服務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出臺后保安服務業的市場將放開,對于國有保安公司來說是機遇也是挑戰,您怎樣看待這一問題?在激烈的競爭中,您認為國有保安公司的優勢何在?

 

韋忠義:《條例》出臺后市場確實將被放開,以前國有保安公司可以說是一家獨大,沒有太大的壓力,而如今其它所有制的公司包括民營、合資、外資等企業也將進入市場,這對于國有保安公司來說不得不說是一個挑戰。但是正因為有了這些壓力與挑戰,才會使得我們現有的這些國有公司開始去思考如何應對挑戰,怎樣通過科學管理,提高服務質量,增強自身的競爭力,從這一角度來說我認為這就是機遇。

我想國有保安公司主要有這么兩點優勢:

一是管理經驗優勢。我們的國有保安公司在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發展的浪潮中已摸爬滾打了20幾年,并在實踐中不斷地揣摩和改進自身的保安管理工作,形成了一套相對完整的管控體系,這是即將進入市場的從業者難以簡單效仿的。

二是市場份額優勢。國有保安公司在傳統保安服務領域中擁有較大市場份額,客戶層面多元化、服務領域多樣化、地域涵蓋廣闊化等特點,使國有公司筑起了一道防范市場風險的有力屏障。

 

記 者:最近,國內一些地方出現了“用工荒”的問題,這與一些用工單位福利待遇差有很大關系,保安服務業中也一直存在著福利待遇不高的問題。如今,《條例》中對保安員的福利待遇做出了明確的規定,但這樣一來無形中會增加保安服務企業的成本,您是如何看待這些成本的?

 

韋忠義:這些成本是應該要花的,是不能夠省的。如果一味地追求高利潤,而省去這部分成本,吃虧的不僅是保安員,更是我們的企業。首先,保安員的福利待遇上不去,會導致企業人員的流失率過高,這樣就需要不停地招人,招人同樣需要成本。其次,較低的福利待遇也導致了所招人員素質的低下,這樣就會影響企業的服務質量。一個企業的利潤增長不是靠降低這一部分的成本而得來的,而是通過好的待遇招收高素質的員工,從而提高自己企業的服務費來增加利潤的。如果企業處于這樣一種良性的循環中,困擾保安服務業中的高流失率問題就能夠解決了。

 

記 者:200911月,在“學習貫徹《保安服務管理條例》昆明座談會”上,羅鋒會長提出了“四個不能急”,其中第一點為公安機關管辦分離不能急,請問您是如何看待有關管辦分離問題的?

 

韋忠義:管辦分離是一種必然的趨勢,按照市場規律來講,確實應當做到管辦分離。羅鋒會長提到公安機關管辦分離不能急是很有道理的,目前全國由公安機關開辦的保安服務企業有近3000家,保安從業人員有350余萬,這是一支十分龐大的群體。簡單的管辦分離對于這支隊伍的穩定來說是很不利的,很容易造成混亂。基于這樣一種原因,管辦分離不能太急,要逐步過渡,需要一個過程。保安服務市場是逐步培育的,保安服務業體制的轉換也應當逐步完成。但是不能急并不等于不去想,不去做,關鍵的問題是怎么樣來實現管辦分離,是一步到位還是分步到位。一步到位現在肯定是做不到的,我們現在由公安機關開辦的保安公司應當注意吸納與培養人才,要有步驟地開展工作,最終實現公安機關的管辦分離。

總之,管辦分離是一個大趨勢,但是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實現,形式上可以,內容上或者說實際效果上是不可能的。

 

記 者:保安服務企業不是一般性質的企業,它是維護社會穩定、維護公共安全和治安秩序的一支重要治安社會力量和輔助警察力量,不是專門為了盈利的,是要產生社會效益的。請問您是如何看待保安服務企業所追求的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間的關系的?

 

韋忠義:我認為作為企業,在追求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之間,應當要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首先要考慮的就是社會效益。經濟效益是企業生存的必需,發展的必需是社會效益。如果沒有社會效益,企業的品牌是打不出去的,是不可能發展的,而且連生存都不可能了,到最后只能走向滅亡。所以說社會效益要放在第一位,但是我強調社會效益的重要性,并不是說不追求經濟效益,我認為在不斷追求社會效益的同時自然而然地就會給企業帶來很大的經濟效益,這樣就會進入一種良性的循環。對于保安服務企業來說更是如此,保安服務企業提供的是一種公共安全服務,如果這樣的企業不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就無法很好地提供公共安全服務,就將無法生存。

 

記 者:如今,隨著《條例》的出臺與正式施行,可以說中國保安服務業中的立法問題已經解決了,那么您認為中國保安服務業還有哪些問題需要在今后的發展過程中加以解決呢?

 

韋忠義:我認為今后整個中國保安服務業要解決的問題主要有如下幾點:

第一,就是應該打造一支高素質的經理人團隊。縱觀現在整個保安行業,我們的經理人是不太符合職業經理人標準的。對于職業經理人我們應當以市場的標準去考量他的優劣,而不是以行政領導的標準去考量。

第二,應該進一步發揮行業協會的作用。行業協會既要有獨立性,又要有輔助性,要切實發揮它作為行業自律組織的作用。

第三,總結勤務標準。在普通保安員的日常工作中,會出現許多表現優秀的人,他們都有一套自己的工作方法,我們應當從這些人所做的事情中,總結出好的經驗,將這些經驗匯總起來,作為整個行業勤務的一個標準。

 

采訪結束后,記者望著韋忠義辦公室里“心平氣和”這四個字,聯想到了另外一串字“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也許這十四個字更能表現韋忠義的為人與心境。

 

2011年03月09日

?“天鵝城”里的傳奇
?“秀才”變成“兵” 樣樣學得精

非淡泊無以明志 非寧靜無以致遠

添加時間

2011年03月09日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澳门博彩在线公司网址-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澳门最大博彩娱乐平台_保安协会